知乎风景园林专业(大原学院风景园林专业)

 admin   2022-04-26 19:30   192 人阅读  0 条评论

以下内容,我试着回答一个很基本、但又无比重要的问题:风景园林这个专业,它为什么存在?我们这群从业者,究竟在做什么?

如果你跟别人说自己是做园林的,真的有人会问你种不种果树?!那时房地产行业已经起步,随后又持续飞奔了三四年,经过几年开发商的教育,人们渐渐意识过来,园林大概是做楼下小区花园和城市公园的,虽然不种果树了,但依然是种树、种花。

你很难想象人们会对物理学家、化学家、程序员、HR、建筑师等等这些从业者产生如此大的误解,那为什么园林就等于种树呢?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不去向大家解释呢?

不是不想,而是太难做到了。

也许你注意到了,我本科读的是“园林”专业,而我公众号的名称是“风景园林”,除此之外,你可能还听过“景观设计”、“景观建筑”、“造园学”、“环境艺术”等等不同的专业命名,这些专业做的事情好像看起来差不多,街边的小公园,大家都能设计,那为什么要搞这么多名字呢?

再者,很多著名的院校,比如清华、北林、北大、东南、天大,哪怕他们都叫“风景园林专业”,但开设的课程也不太一样,比如美术院校,很注重艺术方面的教育;农林院校更注重植物和生态方面的研究;建筑院校通常更重视规划能力的培养。

所以,如果你遇到一位风景园林师(或景观设计师),想让他清楚地告诉你“风景园林”是做什么的,他真的很难回答,他学的专业可能未必叫“风景园林”,他所在的院校可能只侧重某一方向的培养。

在大多数人看来,名称和院校教学的不统一,反映了这个专业在学科体系建构上的混乱。的确,这一点我承认,而且不只是我,整个学界都承认。

不过啊,我特别想为你提供一个新的思考角度,我们不妨想一想:造成这些混乱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混乱中是否也蕴藏着生机呢?是否埋藏着通往未来的种子呢?

为了准备这一话题,我做了一些研究和梳理,发现了一个很关键的切入口:现代风景园林学科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为了应对真实社会的挑战而生的,它并没有一套成型的定理、公式等待着后人恪守,因此它也从不固步自封,而是始终不断地在开拓自己的新边界。

我不敢说自己的理解是准确的,不过循着这个切口进入,我发现自己对专业的现状、未来的发展、以及我们的责任使命,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如果你也对这个话题感兴趣,那不妨跟我一起回溯一下历史,回到学科诞生的那个时代。

01应对社会发展挑战的新兴学科

如果粗略地进行划分,现代风景园林实践应当从世界上第一座城市公园的建设开始算起,因为此前的传统造园,都是为王公贵族们建造的。世界上第一座城市公园在英国,是1844年,由约瑟夫·帕克斯顿设计的利物浦伯肯海德公园。

知乎风景园林专业

那时英国的工业迅猛发展,出现了曼彻斯特、利物浦、伯明翰等新兴工业中心,吸引人们纷纷涌向城市,城市规模也随之逐渐扩大。当时的城市格局还维持在中世纪时候的样貌,缺乏卫生设施、房屋阴暗、街道狭窄,大量人口涌入使得城市脏乱不堪,工人们的生存环境日益严峻。这样的环境极易诱发传染病,1818 年前后,有6万余人死于霍乱。1831年,霍乱又在英国的431个城市肆虐,3万多人失去生命。

知乎风景园林专业

知乎风景园林专业

在这种状况下,呼吁社会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由英国政府提议,保留邻近城镇人口密集地区的开放空间,作为公共散步和锻炼的场所,以提高居民的身体健康水平与生活的舒适度。这一提议,促使议会通过了“私人法令”,法令中明确指出如果一个城镇中绝大多数的纳税人,有对于公共绿色开放空间的建设需求,那么英国政府就允许该城镇使用税收建立城市公园。

利物浦伯肯海德公园,便是根据“私人法令”利用税收兴建的第一座公园。此后,各个城市都陆续开始兴建公园,英国出现了城市公园的建设热潮。

不过当时的这些城市公园建造,还是由园艺师和建筑师主导的。

美国在当时,面临着和英国同样的城市问题,一些有识之士便大力呼吁城市改革,推进改善环境的“城市美化运动”,这一时期最伟大的作品(当然也是迄今最伟大的作品)当属纽约中央公园,它的缔造者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一改此前园林师或建筑师的称谓,将两者综合,称自己为Landscape Architects,直译是“风景建筑师”,在国内称之为“风景园林师”。

之所以改换名称,是因为以纽约中央公园的规模来看,早已超出了传统造园的尺度,更非建造房屋的建筑师所能驾驭,对此类项目的设计,需要一群全新的从业者。

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传统建筑师,是在设计建造由砖石、钢筋混凝土组成的硬质空间;而风景建筑师,是在设计建造硬质之外的自然空间。

知乎风景园林专业

知乎风景园林专业

纽约中央公园

由于奥姆斯特德随后大量从事公园和城市公园系统方面的工作,有极高的威望和影响力,因此Landscape Architects也逐渐被人们所接受。

1898年,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s),大名鼎鼎的ASLA成立。1900年,哈佛大学首次开设了Landscape Architecture专业。自此,LA作为正式的学科首次建立,至今120年历史。(每年一度的ASLA竞赛,被誉为风景园林界的奥斯卡,获奖作品也被认为是行业的标杆之作。)

到这里咱们先暂停一下,我想请你关注一点很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风景园林专业”并不像物理、化学、数学那样,有着科学的定理、公式,等待着人们探索、证明;从诞生的那一刻起,风景园林存在的目的,就是去解决社会发展所产生的全新问题,是实践需求推动着行业的前进。

社会需求在变,专业的范畴自然也会跟着变,这一点也体现在此后对专业定义的不断深化中。

02随时代需求不断进化的学科

1910年,ASLA主席埃利奥特对专业做了如下定义:

LA主要是一门艺术,它最重要的作用是创造和保存人类居住环境,和更大郊野范围内的自然景色美;但它也涉及城市居民舒适、方便和健康的改善。

也就是说,在20世纪初的人们看来,LA首先还是一种美的创造,顺带服务于居民健康。

然而随着时代发展,这一定义发生了极大改变,到了2000年,ASLA的定义是这样说的:

LA可以广泛定义为有关土地的分析、规划、设计、管理、以及保护和恢复的艺术和科学……LA涉及建筑学、市政工程学和城市规划学所有这些设计职业,将它们各自的要素加以整合,利用这些要素设计出人与土地之间具有美学和实用价值的关系……通过为人类和其他生物做出最佳的场所设计,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有点长……我简单“翻译”一下,这个定义中包含两个关键点:

第一,风景园林脱离了单纯的美学评判,美当然是需要的,但要在科学的分析、规划基础上开展。

第二,只要是涉及“人”、“地”关系问题,涉及“人工建造(or破坏)”与“自然环境”的协调问题,那么万事皆需风景园林。

你也许会觉得这么说过于夸张了,那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我们此前并不会觉得采石废弃矿坑和园林有什么关系,谁家建园子不挑个好地方啊。

但是随着城市的扩张,原本处在郊区的矿坑废弃地逐渐被纳入到城市范围中,那么如何修补这块“伤疤”,将废弃的场地重新利用起来,转换为优美的人居生活环境,就成为了城市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

这件事,城市规划师不会做,他们擅长排地块、定格局,并不管具体设计;

建筑师很难做,总不能把每个坑都做成矿坑酒店吧,那得多高的造价,把坑填平盖楼也是不现实的;

环境工程做不好,他们虽然可以将裸露的岩石复绿,但“绿”不是目的啊。

思来想去,最适宜做这项工作的,也只有风景园林。下面这几张图,是北京林业大学王向荣院长主持设计的南宁采石矿坑花园,而且还不只做了一个,王院长一连做了七个,每一处矿坑花园都充分依据场地条件开展设计,因而主题、氛围都各不相同。如果不告诉你它们原本是矿坑,你甚至会觉得这样的地貌是自然形成的。

知乎风景园林专业

改造后的矿坑花园

知乎风景园林专业

改造前的废弃采石矿坑

你如果要买房,肯定不会选择在破败的采石场旁边;但经过风景园林师之手,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优美的风景游憩地,你是否会重新考虑一下呢?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地关系的矛盾愈发突出,人们对美好生活、美好环境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只要有新的人居需求出现,风景园林专业就要去回应社会抛给我们的挑战,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

社会对我们的期许有多大,我们专业的范畴就有多广。

因此,我们如今的工作领域,也早已从居住环境扩展到整片国土空间,小到一处庭院、居住区的花园、街边的游园,大到城市里的综合公园、城市里的绿色游憩体系、城市外的风景胜地,所有这些空间的规划设计,都需要风景园林人的参与。我们服务的对象也从人类,扩展到所有生物的和谐共处。

换个角度想,也许,我们不是说不清楚自己的专业是做什么的,而是社会的需求太多了、变化太快了,简短的语言实在难以将其概括。

工作领域的扩大,意味着我们一定会与越来越多的学科产生交叉,例如刚才提到的矿坑花园,我们就需要去学习水文、地质、污染治理、植被恢复、岩石边坡加固等一系列跨专业的知识,将它们整合到设计中。虽然传统造园学依旧是我们营造美好空间环境的基础方法,但那些在“围墙之内”的理论早已经不够用了,我们必须不断吸收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将自己发展壮大。

面对如此广泛的实践领域,实在很少有学校能够横跨艺术、文学、历史、设计、工程、生态、动植物、规划,为学生提供一套全面完整的教学体系,几乎做不到。各个院校只得发挥自家特长,提供特色的教学指导。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大家虽然都在开设风景园林类的专业,但名称各异,教学内容大不相同,甚至参差不齐的原因。你当然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混乱,是拉大旗扯虎皮,营造出一片虚假的繁荣。

但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是*聚沙成塔*——将各个院校的独特优势聚拢起来,形成风景园林快速解决社会问题的应对能力。

因为有个事实我们不能忽略。我国园林行业虽然已有上千年历史,但正式引入Landscape Architecture这一概念,跟国际接轨,将学科统一命名为“风景园林”,这件事刚刚过去10年。

是的你没看错,只有10年,我们还没成年,这是了解专业现状的首要前提。

03年轻的中国风景园林

你肯定听过这样一句调侃: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网上有非常多劝退风景园林的声音,他们的处境当然都是真实的,甚至有些困难我自己也曾经历过。

可是,只要我们稍微抽离出来一点,站在更长的时间跨度去观察,也许你会发现,当前的发展趋势比以前好太多了。

这段历史其实非常曲折,我简单为你梳理一下。

1920年代,LA作为全新的专业术语,就已经传入中国。

1930年,当时业内泰斗陈植先生,首次将其翻译为“造园学”,虽然名称还是很传统,但定义和国际上基本一致。随后,中国的一些农学院的园艺系、森林系或工学院的建筑系相继开设“庭院学”或“造园学”课程。但当时可是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年代,根本谈不上学科体系的建设。

1951年,具有建筑背景的清华大学,联合具有园艺背景的北京农业大学,创办“造园组”,以满足新中国建设对造园专才的迫切需要。

但是好景不长,1956年,高教部学习苏联教育模式,进行院系大调整,将造园专业定名为“城市及居民区绿化专业”,并从清华剥离,转属于北京林学院(现北京林业大学)。

这次大调整,其进步意义在于,风景园林学科从“造园”向“城市环境规划”拓展。其消极影响在于,风景园林学科与我们中国传统园林,撇清了关系。换句话说,当时是自断根基,全面学苏。

此后随着中苏关系恶化,苏联对中国高等教育的影响也逐步弱化。

1964年,林业部又将“城市及居民区绿化专业”改名为“园林专业”,眼看我们有望重建学科和传统园林的连接,但就在同年7月,国家下达指示取消盆花和庭园工作,直接导致了自1965年起,园林专业的停办、撤销。

这个时间点大家应该很敏感,“文化dgm”开始了。

直至1978年改革开放后,风景园林学科才重新恢复,但是由多所不同背景的院校共同开办,包括建筑、林学、农学、艺术和理学,专业名称自然也就五花八门了。

1997年,风景园林再一次遭遇波折。教育部对研究生学科目录调整,将建筑学一级学科下的“园林规划与设计”二级学科,归并为城市规划与设计(含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方向)二级学科。

这件事有多严重呢?打个比方,原来你是集团公司附属的子公司,现在却成了子公司的一个业务部门,一下子就没了存在感,风景园林又被边缘了十几年。

里程碑式的转折发生在2011年。在一众高校和业内前辈们的推动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1年)》的通知,将“Landscape Architecture”增设成为工科门类的一级学科,中文统一命名为“风景园林学”,和建筑学、城乡规划平起平坐,成为工学门类建筑类的3个基本专业之一。原本小小的业务部门毅然决定创业,一跃成为了新的集团公司。

作为一级学科的“风景园林”,下设6个二级学科方向,即风景园林历史与理论、园林与景观设计、地景规划与生态修复、风景园林遗产保护、风景园林植物应用、和风景园林技术科学。这6个二级学科方向,既有理论,也有实践,覆盖了风景园林保护、规划、设计、建设的全过程。到这个时候,我们才算建立了一个相对完备的学科框架。

从2011年到2021年,“风景园林”正式获得学科应有的地位,步入发展正轨,刚刚过去10年。

有学科框架之名不等于有学科体系之实。确立一级学科之前,大家都分散办学,没有统一的名称,没有统筹的教学方案,这十年可以说是进一步“统一共识”的十年;是“紧紧抓住机遇,扩展学科领域,扩大学科在生态保护、人居环境建设以及社会经济发展中影响”的十年。

从建国后到2011年,风景园林学科被折腾了60年,被打得晕头转向、一地散沙,我们如今在大跨步地重建自己的体系,在这一过程中当然会出现诸多乱象,顾不上也是可以理解的。

“混乱”只是一种现实的状况,而“重建”则表明了现状下的积极行动,它指向了一个更好的未来。

最后想说:

回到最开篇的问题,风景园林专业究竟是做什么的?我还是无法给你一个清晰简明的答案,具体工作内容要视社会发展的需求而定。

但责任是明确的,只要涉及到自然或半自然空间的人居环境改善问题,需要创造出具象的善和美的环境,“风景园林”都是当仁不让的。

本文地址:http://shdy168.com/post/293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