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融案件 海外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法律犀利无比,辽宁政府是否该等等

 admin   2022-08-14 11:19   96 人阅读  0 条评论

杨蓉在美国起诉辽宁政府的企图为何落空

证券市场周刊 2005.05.3017:41

李忠国/特约作者撰

近两年备受关注的华晨杨蓉产权案,近日终于有了进展。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于 3 月作出管辖权初步判决,认定法院对杨蓉的诉讼请求无管辖权。这意味着诉讼无法进行。

2002年之前,杨蓉一直是华晨的主要经营者。辽宁省政府认为他只是国有企业聘用的高管,2002年派出工作组收回对企业的控制权。但是,杨蓉认为自己是华晨的合法所有人,辽宁政府已经侵占了私人财产。他立即离开美国,并于2003年8月在华盛顿法院对辽宁省政府提起诉讼。

郎宪平王小林的“豪言壮语”

2003年此案刚开庭时,各方人士议论纷纷,主要集中在美国法院是否有管辖权、辽宁省政府是否应回应等问题上。海外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法律极为犀利,辽宁省无疑会败诉,而美国法院对此案的管辖权更是确定无疑。持这种观点的主要有两个人,一个是经济学家郎宪平,另一个是美国华裔律师协会会长王晓林。

王某在2003年10月说,“辽宁省参与华辰案是直接经济行为,所以美国法院有管辖权。另外,杨女士是美国公民,加州法律规定,家庭创造一切公司的财富由夫妻双方瓜分。华晨是纽约上市公司,应受美国证券法或其他相关法律的约束。与美国经济息息相关的美国仰融案件,联系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美国法院确定管辖权的原因。只有在行使政府职能时可以使用,如果参与直接经济活动,则没有豁免权。

王的意见立即得到了郎宪平的赞赏,郎叹了口气:“感谢王律师同意我的观点,但很遗憾告诉王律师,一切都太迟了。我无法阻止这部电影的开拍。”美国。司法史上最引人注目的针对中国地方政府的案件。”

长期以来,这种观点主导着舆论。但事实并非如此。

为什么美国法院裁定没有管辖权?

从美国法院3月份的判决来看,两人都大错特错。王晓林引用的法律条文没有错,法院判决的依据也是相同的条文。但王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辽宁省政府的行为是否构成“直接经济行为”?在没有准确分析任何法庭判例的情况下,他告诉大家,辽宁政府的行为是“直接经济行为”或“侵占财产”。美国法院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首先,法院的判决引用了美国最高法院在这个问题上的先例。那么这个动作就是“直接经济动作”,否则就不是。在杨荣案中,从辽宁省政府所谓“非法没收财产”的角度来看,这是政府行为,因为普通商业组织不可能拥有这种权力,所以地区法院认定辽宁省政府不是“直接经济行动”。

其次,美国法典规定了挪用何种财产以吸引美国法院的管辖权。它是有形资产还是无形资产?什么样的剥夺可以导致管辖权?如果外国政府剥夺了本国公司或公民的财产,这算不算?华晨在纽约上市是不是变成了外国公司?杨太太现在是美国公民,但所谓的财产被剥夺的时候,不是吗?这些决定性的因素,王晓林非但没有提及,反而把这当成了对杨蓉有利的事实。正是基于这些原因,美国法院才裁定此案没有管辖权。

有人可能会说:杨蓉还是可以上诉的,上级法院可能会改判。首先,上诉获胜的可能性有多大?笔者认为,虽然也不是不可能仰融案件,但很小。因为它不是那种真正复杂的案件,或者下级法院的想法令人困惑。其次,即使杨蓉上诉胜诉,距离打赢官司、获得赔偿还有千里之遥。法院现在只判断管辖权问题。即使法院最终决定其拥有管辖权,也只是第一步。以后会收集证据,开庭审理,做出判决。其次,地方法院在本判决中提到的管辖权问题只是冰山一角。辽宁省政府在提交法院的动议中提出了四个抗拒管辖的理由,而法院在此甚至没有讨论第一个理由。判容输了。即使上诉法院推翻此案,也只会推翻第一个没有讨论过的理由。以后下级法院会一一分析剩下的三个半原因。只要法院承认任何理由,其管辖权就会被推翻。不会成立。

美国的司法机构是独立的。除非有个别情况,否则中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在美国单独审理的民事案件通常是不可行的。但另一方面,美国的司法独立也充分保障了各方的权利。王朗大体的意思是:辽宁省作为中国政府的一个行政单位,在美国必须理所当然地被认定为被告,其管辖权不能逃跑。在分析过往的先例后,我们仓促得出了“与其应诉而败诉不如不起诉”的结论。

本文地址:http://shdy168.com/post/3400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