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交换一个手势,竟是一个十九年前犯下命案!

 admin   2022-08-15 11:12   180 人阅读  0 条评论

长安君(ID:changan-j):2019年7月16日,吉林长春。盛夏的上海路上,下午四点多,路边小店的屋檐下,靠着墙站着一个白衣男子。马路对面,一个瘦弱的男人消失在人群中。两人对视了一眼,时而对视一眼,然后不留痕迹地交换了一个秘密的手势。这两个神秘人是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公安局的民警。为了等待目标人,他们已经在这个路口蹲了两天,等待的却是一个十九年前犯下谋杀罪却潜逃到今天的逃犯——

时间倒回到 2000 年 9 月 4 日——

初秋的东北农村,早上有点冷。早上九点,去市场的玉莹(化名)突然接到了表姐的电话。

“英子,我刚才给你家打了电话,怎么一个姓王的人接了电话?他还说你爸爸不在家,不,家里有陌生人吗?”

这是不对的!我父亲患有白内障好几年了。他的双眼几乎都瞎了。玉莹一听就着急了,拉着妹妹就往回赶。

一个小时后,玉莹回到了农安县西屋街村第六组的家中。我父亲一个人住在后面的房间里,但现在前后门都关上了。

“爸爸,爸爸!”玉莹一边拍门一边喊。院子里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屋前屋后的麦田里传来沙沙的风声。

请邻居帮忙破门后,玉影姐急忙跑到主屋。门是关着的,一打开,一股淡淡的鱼腥味扑面而来。内饰照常布置。父亲仰面躺在炕上,脸上盖着毛巾,身上裹着旧衣服,好像睡着了。

玉莹颤抖着伸出手,缓缓扯下毛巾……房间里瞬间​​充满了姐妹们的尖叫声。

我父亲的脖子上有一道又深又宽的伤口,露出了颈椎!

当农安县公安局郊区派出所民警和刑警大队赶到时,村民们已经包围了案发现场。刑警徐桂民虽然准备听讨论,但看到案发现场后,惊呆了:脖子差点被砍断,墙壁和炕席上还有血迹擦过。

法医鉴定显示,受害者脖子上的伤口是由利器造成的。到底谁会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杀死一个近乎失明的老人?

现场警方立即展开调查。一组调查现场,一组稳定家属情绪询问情况,一组走访周边调查取证。很快,一个名字就被怀疑——

孙帆(化名),玉莹大女儿玉莹的前夫。

孙帆1970年出生于吉林公主岭,20岁时与玉莹结婚。夫妻俩在岳父家的前院盖了房子,生活还算和睦。然而,1999年,孙凡突然遭遇车祸,右腿受重伤。

被困在家里,腿脚不便,孙帆的性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半晌,玉影也忍不住了,“你整天不工作,还不满意我爸给你治伤的钱,整天骂这个骂那个。”

天劫扭转了孙凡的人生轨迹,慢慢扭曲了他的心理。当婚姻只有争吵和辱骂时,孙帆并没有反省自己,而是决定让大家看不起他,发泄对玉莹家人的怨恨,发誓“不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孙帆的报复即将到来。先是给姐夫的酒下毒,导致玉影的弟弟呕吐、腹泻;然后他把老鼠药倒在岳父的饭罐上。幸好大米变色提醒全家人。

罪案曝光,孙凡毫不掩饰,反而更加肆无忌惮,“我就是想杀了你的家人。”为了让事情放心,玉影的家人选择了隐忍。然而,看到丈夫的残忍和疯狂,玉莹再也不敢和他上床了,于是她下定决心,起诉离婚。法院宣判后,孙帆就出门了。

“听到家属的消息,我们感到震惊。孙某某有作案动机,但仍需进一步确认。”出动民警、现任副所长朱艳丽回忆道农安县公安局局长。

随后几天,更多证据浮出水面:有村民指认,事发前两天已搬回老家的孙凡在村里闲逛;公交站证实,事发当天,孙帆购买了前往长春的行程。乘客反映有人在精神恍惚中,衣服上沾满了血迹;民警赶到公主岭市其母亲的住处,得知孙凡离家多日,失踪了。

所有证据都指向孙帆!警方立即决定上网通缉!

然而,追求是困难的。

十九年前,农安街头没有监控,无法追踪嫌疑人的行踪;经过多次调查,无法找到嫌疑人的清晰照片;更糟糕的是,关于孙帆的线索,全都停在了汽车站。

“他明明买了票,却没人在公交车上看到他,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时隔多年,朱艳丽还是想不通,“买长春的票就走”,但案子还是可以办到的。警方在长春找了三个月,一无所获。

随着时间的推移,家属眼中的期待越来越暗淡,民警心中的大石头也越来越重。但是,由于技术调查手段有限,人们很难大海捞针。

“想尽办法了”,徐桂民警官苦笑道,“一听说孙凡打架,我们立马去。内蒙古、新疆、辽宁都有跑遍了……没有办法,我们就去公主岭。为他的亲人做思想工作,宣传自首政策,去了十几次,这个人就跟消失了一样世界。”

目标明明就在那里,却抓不住。谁也没想到,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会持续19年。

2013年,又有一批新人进入警局。 《9.04命案》成为农保刑警队的“第一课”。 “那个档案很重,前辈十多年的心血、智慧、汗水和希望都在里面,现在这个未完成的使命,交给了我们。”从蛛丝马迹看,虽然抓捕进展缓慢,但一代代警察相信,只要不放弃,胜利终将属于正义。

金石开诚布公。 2017年,专案组民警到民政局办证,前面是一对1980年代结婚的老夫妻。登记处工作人员告知,办理结婚证需要到档案馆提取之前保存的结婚证。

“结婚证有文件要保管吗?”听到这个消息,石佳的心激动的颤抖着。孙帆和钰莹后来结婚了,应该会有的。突如其来的线索让石嘉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发现告诉团队。

尽快办完手续,专案组马上出发,前往公主岭民政局调档取证。几经周折,侦查员终于在已经泛黄的底片上找到了两人的婚纱照,并提取出了警方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孙帆的清晰照片。

照片中,年轻的玉莹对婚姻充满了向往,却不知道自己不仁慈,夫妻反目成仇,老爷子的无辜死被牵连……来不及后悔,警方立即将嫌疑人的照片上传到网上,期待好消息。

第一次等待又是两年。直到今年7月,农安刑警大队长孟祥智守住了专案组期待的电话:孙涉嫌出现在长春市大靖路与长春街交叉口城市。

长春!长春!办案民警立即出发,第N次前往原定目标城市。在当地公安的协助下,国际刑警侯世佳对该区域进行了监视搜查,发现嫌疑人的影像在7月3日至12日之间出现了3次,经技术侦查鉴定,无疑是孙凡!

逃亡19年,孙帆的右腿还有些瘸,头发也秃了。看着视频中那壮硕的身影,民警迫不及待地冲进屏幕寻找。

经过周密部署,专案组在目标区域伏击警察,想要给孙凡一个“等兔”。然而,经过两天的凝视,嫌疑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逐渐西沉。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卷土重来的时候,一个黑色半袖黑裤的男人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抓捕的警察对视了一眼,从左到右悄悄跟了上去。

此时,孙凡并不知道“猎手”已经到来。他缓缓走进美食广场,一个人吃喝,却不知道身后两双眼睛结成的“手铐”牢牢锁住了他!

鉴于食客络绎不绝,不确定因素太多,警方并没有从美食城下手,而是选择袭击孙凡经常出没的舞厅,另外一个五人小队已经成立那里有一个圆圈。

吃饱喝足,孙帆哼着小曲,沿着大典之路,径直走向蝶恋花时尚舞场。那里有一个台球厅,他有空的时候喜欢来打两个。

像往常一样,他打算在开始之前看几场比赛。就在他痴迷台球的时候,几个年轻人三三两两的凑近了他,瞬间就围了上来。

孙凡察觉到异样,抬眼瞪了周围的人一眼,一张警官牌立在面前。一时间,惊恐和惊慌直冲额头,仿佛被闪电击中,张了张嘴,一动不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抓捕的民警就掏出手铐,迅速将他制服,将他带离现场。

杀死一个近乎失明的老人后,他正躺在屋后的玉米丛中

至此,这起拖延了19年、三代刑警追逃的命案,终于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以雷霆般的抓捕圆满收官。

多年来,孙帆心系实情,将其杀害前岳父的罪行真相大白。

这起事件的来历与警方调查结果一致:误伤、委屈、断绝关系、两次中毒。回到公主岭后,他身无分文,只能靠姐姐家,但“姐姐和妈妈抱怨我出家很愚蠢,活该被家人欺负。想了想,我越生气。”

2000年9月1日,不甘心的孙凡悄悄回到了农安。看到玉影一家人还过着安宁祥和的生活,他愤愤不平,认为是岳父给自己添麻烦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不由怒火中烧,杀气腾腾。

于是,9月4日凌晨长春砍手门判决,他翻墙闯入老余的院子,从厨房抓起一把菜刀进屋。老鱼头一个人坐在炕上,听到动静,问是谁,咬牙没说话。蹑手蹑脚靠近后,将菜刀放在炕边上,用绳子欺负他,一把抓住了闻起来很危险,只能摸摸的前岳父。

“我用绳子捆住了他的手,他喊我让开,他还冲警察喊,我更生气了,我举起菜刀在他脖子上砍了十几刀。 ..”露出凶光,脸色顿时变得狰狞。

杀死老者后,孙凡并没有立即离开。他用衣服把周围的血迹清理干净,接了一个电话,谎称老余不在了。之后,他将杀人菜刀扔进了厕所的污水池,翻墙逃到了屋后的玉米地里。

是的,他没有离开犯罪现场。他躺在密密麻麻的玉米丛中,甚至听到了玉影的惨叫声。他看到警察上门调查,越来越多的村民聚集在一起。

杀死一个近乎失明的老人后,他正躺在屋后的玉米丛中

事发两个小时后,孙帆跑到农安汽车站,买了一张去长春的汽车票。看到路人惊讶的脸色,他猛然发现自己浑身是血,于是放弃了车子,转而走,在去长春的路上沿着庄稼地走了一天一夜。

到了长春后,他换上了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衣服,开始流放生活。起初,他以捡垃圾为生,主要吃从垃圾桶里捡来的食物。之后几年,他开始买废品,对外称自己为“王立”。

为了避免被猎杀,他只在长春城乡游历。他要么住在桥洞里,要么住在破旧的房子里。他从不使用手机、身份证或银行卡。每天除了捡垃圾、收垃圾、卖垃圾,就是吃吃喝喝、看别人跳舞、打台球。

“我一开始做噩梦,梦见你追我。但是时间长了长春砍手门判决,我就渐渐不那么害怕了。我以为我这辈子就是这样的,没想到你还是找到了我。”说完,孙某某低下了头。 ,缩成一团。

7月18日,5辆警车缓缓驶入农安县西屋里街村。

得到消息的玉英和玉家人早早就在老宅门前等候。看着戴着手铐脚镣的孙帆在警察的押送下一步步逼近,玉莹再也抑制不住压抑的情绪,泪流满面。

看着装修好的房子,孙凡认清了现场。

杀死一个近乎失明的老人后,他正躺在屋后的玉米丛中

“恨,恨死他了,这么多年,这是我家最大的事情,这是杀我父亲的报复,我永远不会原谅他!”玉莹睡不着吃饭。得知凶手落网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坟给死去的父亲上香。

“爸爸,你有没有看到警察把杀你的人带回来了,你终于可以闭上眼睛了……”

正义已经伸张,死者安息。这一天,玉英一家等了19年,农安警方也等了19年。

都说天网广疏而不漏,但天知道没有天网,有的只是几代民警缜密侦查、接力追击的思想和足迹;我知道,没有时间,有的只是几代警察坚持不懈、永不放弃的耐心和毅力。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农安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李兴涛说,“十九年这么长,已经耗尽了我们几代警官的青春。老了,但我们警察消除伤害的初衷人民的暴力永远不会老。”

本文地址:http://shdy168.com/post/3401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